您當前位置:中國菏澤網  >  曹風  > 正文

難忘那一課

作者: 侯凌霄 來源: 菏澤日報 發表時間: 2020-09-08 10:55

       □ 侯凌霄

一晃27年過去了。但27年前的那一課,我至今記憶猶新。

事情發生在1993年3月的一個早上。春雨,不知疲倦地淅淅瀝瀝地下著。我和學員們打著雨傘,到鄄城縣委黨校參加定期輔導。由于王丙文老師還沒來,學員們在教室里自由地支配著屬于自己的時間。

“喲,八點多了,王老師怕是不來了吧?”走廊里,有個穿夾克衫的男同志看了下手表說。

“不會的,王老師一向……”身邊的那位穿西服、打領帶的青年還沒說完,就指著裹在雨絲里晃動的傘影說:“那不是王老師?”

學員們像接到了命令似的急忙尋找自己的位子。接著,教室里鴉雀無聲。

“對……對不起,我……我來晚了?!蹦禽p細的話語,像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一樣,學員們的目光不約而同地投向王老師。只見他笨拙地合著雨傘,不知是雨滴還是汗珠,爬上了他那憔悴的面頰。50歲的年紀又平添了幾分蒼老。

“請大家……拿出教材,今天我講第一講……”

王老師像換了一個人似的,語調仍然很低、很細,他那剛毅的面孔上,寫著灰白的氣色。接著,他拿起一截粉筆,轉身時明顯地偏了一下,晃了幾晃像要跌倒,但他努力地定了下神,然后,一字一字地在黑板上寫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的形成及其意義。短短的一條題目,對今天的王老師來說,說是在寫,倒不如說是在篆刻。我坐在靠黑板的第二排,看得尤為真切,他那寬闊的前額上,分明滲出了豆大的汗珠,好像在忍受著某種莫大的痛苦。

開始講課了。王老師的語調依然很低、很細……教室里,被一種異樣的氣氛籠罩著。沒有一人分神,沒有一人抽煙,也沒有一人帶倦意。只有那細微的嚓嚓聲,在每個課桌上掠過,那是各種各樣的鋼筆、圓珠筆,在一個個筆記本的橫格里穿行的聲音。

這時,那低細的聲音戛然而止,接著,有人驚呼道:“王老師暈倒了!”幾乎在同時,學員們擱下手中的筆,驚恐的目光齊刷刷地投向講臺,室內的氣氛驟然緊張起來。前排座位上的幾個學員涌上講臺,將癱倒在講桌上的王老師扶起。

“王老師!……”有人急促地喊著。

“怎么回事?什么???”學員們紛紛圍攏來。只見王老師臉色蠟黃,雙眼緊閉,前額的皺紋里掛滿了汗珠。濃黑的雙眉緊鎖著,眉宇里藏匿著難忍的隱痛。

這時,擠在我身旁的那位穿西服、打領帶的青年悄聲對我說:“我在黨校住,也聽說過王老師的一些事。在黨校,他任課最多,工作十分認真,威信也較高。平時備課、批改作業,熬到晚上12點那是常事,但是他從未因加班而耽誤學員一節輔導課……”

“醒了!醒了!”抓住王老師手臂的那位青年驚喜地叫起來。同時,也打斷了我身邊那位青年的話語。

只見王老師微微睜開雙眼,嘴角抽動了兩下,喃喃地說:“不要緊,我……胃腸炎,來時吃過藥……會好的?!闭f著,他掙扎著要坐起來,身邊穿夾克衫的青年不禁眼圈潮紅:“王老師,您休息一下吧,俺們會預習教材的?!?/p>

“對,對?!贝蠹規缀醍惪谕?。

“不…… 我沒事?!闭f著,王老師頑強地直了直身子,堅持移到自己的講桌前,又示意大家坐好:“我還是接著講吧!”

又開始講課了。那很低、很細的語調,依舊回蕩在教室里,激蕩著每個學員的心弦……

窗外的雨還在下著,學員們像是沒聽見似的,仍在聚精會神地聽講。王老師吃力地登上講臺,雙手按著講桌,前傾著身子,目光注視著桌面上的教材,沉默良久。臺下,是迷惑不解的目光和出奇的安靜。

王老師的話語,多像這窗外的絲絲春雨,正滋潤著一個個渴求真理的心田。我和學員們,被剛才的一幕震驚了,也深為王老師的敬業精神所感動。望著他那剛毅而蒼白的面容,我眼前也不由得模糊了……

王老師,以他那堅強的毅力,堅持講完了最后一節,為我們上了一堂感人至深的課,也是令我們終生難忘的一課。

責任編輯:
李立
分享到: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魯新聞辦[2004]20號 |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180017
網站備案號:魯ICP備09012531號 |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國菏澤網
广东快乐10分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