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中國菏澤網  >  曹風  > 正文

愧對師恩

作者: 徐學平 來源: 菏澤日報 發表時間: 2020-09-08 10:55

徐學平

星期一上午,那天雨下得很大。剛到單位,傳達室里的李大嬸便告知我,說有位老人一大早就來找我了,這會兒恐怕還在樓上等著呢。

匆匆上樓,老人果然正靜靜地守候在樓道里。老人看上去約莫六七十歲的光景,衣著干凈整潔,只是那滿臉的皺紋卻仿佛正在訴說著歲月的滄桑。我急忙掏出鑰匙打開辦公室的門,他拘謹地跟了進來。確認我就是他要找的對象后,老人便主動和我寒暄了起來。談話間,我得知他老人家原先是跟我住在同一個村莊的,后來,因為工作調動就住到了當地的小鎮上,這也就難怪見面時我就覺得有些面熟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閑聊,老人仿佛輕松了許多。他呷了口茶,話語也逐步轉入了正題。他說,最近看報時經??吹揭粋€名字,但常有同名同姓的情況,他想知道那個人究竟是不是我?說著,他還報出了一大串文章的標題。當老人得到了我肯定的答復時,他雀躍地離開了座位,高興得像個孩子?!坝浀脝??我教過你小學語文,那時你作文寫得好,我還多次表揚過你呢?!崩先苏f話的語音中充滿了自豪。我一邊應付著講些感激的話,一邊卻在腦海里盡力搜索著那二十年前的記憶。

記得那天老人是帶著欣慰的笑容離開我單位的,當我小心攙扶著將他送下樓梯時,他還念念不忘地鼓勵我要多寫好稿。

一位二十年前的老師,他竟然仍在時刻惦記著自己的學生,為學生的點滴進步而倍感驕傲和自豪,甚至不顧年老體邁,從幾十里外冒雨進城的目的就是為了核實報刊上一位作者是不是他的學生。我被老人的舉動深深感動著,并慶幸著自己總算沒讓他老人家失望。然而,在感動之余,我心中又常常會涌起一股莫名的滋味,可能是因為時間太過久遠的緣故,讓我深感慚愧與不安的是我至今還沒能想起這位啟蒙老師的姓名。

愧對師恩,也許我只能通過這些拙劣的文字祝福老人永遠幸福、健康長壽!

責任編輯:
李立
分享到: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魯新聞辦[2004]20號 |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180017
網站備案號:魯ICP備09012531號 |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國菏澤網
广东快乐10分开奖